名人故事丨芭蕾皇后谭元元做客云健康揭秘天赋舞蹈家的基因密码

2017-11-23 148次 市场部

脚尖轻轻的一点,如鹅毛落地。修长的双腿舞动着,裙摆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金光,就像夜里的的星空;她的双臂渐渐张开,在舞台中央旋转旋转……耀眼、迷人、宛若跌落凡间的精灵。

 

她是谭元元,一个用实力舞出中国,走向世界的芭蕾皇后。金星多次赞赏她是舞蹈界的骄傲,她的芭蕾舞蹈造诣被誉为“芭蕾界的神话”:美国三大芭蕾舞团之一——旧金山芭蕾舞团首席唯一亚洲人,也是迄今为止成就最高的华人芭蕾舞者,没有之一!



众所周知,芭蕾舞演员对身材有很高的要求,要求腿比身子长9厘米,而谭元元是百年难得一遇的芭蕾舞好苗子,身材比例格外的好,腿比身子要长13厘米。谭元元的出色成就除去外部因素外,她的基因里蕴藏着怎样的能力呢?这也是她和大家都非常想知道的,11月22日,芭蕾皇后谭元元接受云健康的邀请,来到云健康参观访问并接受全基因组检测以及专家的健康咨询。

blob.png

谭元元参观云健康生命中心合影


blob.png


blob.png

谭元元参观云健康精准医疗中心



身体条件出众
一枚硬币改变人生




谭元元是为舞蹈而生的人,五官精致、头颅圆而小,脖颈、手臂修长,身材纤细,身高166cm,体重只有47 公斤。谭元元11岁考入上海芭蕾舞蹈学校。父亲不赞成元元学舞,但妈妈坚持认为女儿有天赋,一家人争执不下,只好通过抛硬币来决定。结果还是“去”,由于学舞比同学晚了近一年,开始的她总跟不上进度,非常自卑,“周围的同学都已经跳得很像样了,我还站不稳,那时我就是丑小鸭。”谭元元回忆道。

 

但是由于身体条件出众,她练习中流露的闪光点被老师们看在眼里,老师们回忆年少时的元元说,“也可能因为我对她太严格,谭元元太爱哭了,整天哭。有一次,她又因为没达到要求掉眼泪,我们问她,要哭,还是要练,只能选一样。她选练。”





机会
只留给有准备的人




18岁时谭元元被美国旧金山芭蕾舞团“相中”,从《天鹅湖》中的独舞开始,一跃成为旧金山芭蕾舞团史上最年轻的首席演员。因为正常的程序是先从学徒开始,到正式签约,成为群舞演员,再到独舞,而谭元元连跳了两级,不是当地学校出来又不懂英文的她不可避免地遭到很多质疑,最终她用实力让所有人心服口服。

 

最著名的是一次救场,女主演排练时手臂受伤,谭元元要代替她第二天上场,跳巴兰钦的一段28分钟的舞蹈,经过一个夜晚的排练,最终把这段舞蹈拿下。演出后赢得了极高的赞赏,从此这张清秀俏丽的东方面孔,站在了美国主流芭蕾舞台的至高点。





辉煌
伴随着伤痛




十多年前,谭元元在演出《吉赛尔》时用力过猛而使胯骨脱臼,因为担心手术可能会有后遗症,而且还要花两年的时间做恢复的时候,她选择请中医把脆弱的胯骨推回原位,利用中药调理,3周后她就以惊人的恢复速度回到了舞团。2010年她与德国汉堡芭蕾舞团艺术总监约翰·诺伊梅尔合作《小美人鱼》时,也曾因脚尖受伤打过3剂封闭针。至今她的腿上还有3处骨折留下的旧伤。

 

这么多年谭元元已经习惯和伤痛打交道了,她的经验就是“安心治病”,把心态要放平衡,积极配合医生治疗。面对伤痛,谭元元最想说的是,“感谢这一身的伤痛,让我坚持到了今天。”


近三十年的时间,她几乎演绎了所有经典芭蕾剧目的主要角色,包括芭蕾舞剧《天鹅湖》、《吉赛尔》、《睡美人》、《胡桃夹子》、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、《堂·吉诃德》、《灰姑娘》、《奥赛罗》、《奥涅金》、《小美人鱼》等。

在2006年春节联欢晚会上,谭元元与刘岩、杨丽萍联袂共舞《岁寒三友——松、竹、梅》,整个舞蹈分成3个段落:芭蕾出身的谭元元是“松”,以民族舞成名的杨丽萍是“竹”,而中国舞见长的刘岩则是“梅”。



前进不止,奋斗不息
她想知道自己基因中蕴藏的信息




现在的谭元元依然保持着高强度的演出,她一年要跟旧金山芭蕾舞团合作60场以上,再算上客席演出,一年的演出达到90场以上。作为当今世界舞台上最为成功的华人芭蕾舞演员,至今谭元元依然是无法替代的“中国骄傲”。

 

芭蕾艺术对演员的先天身体素质和后天努力都有着苛刻的要求。谭元元提到过,通常女性芭蕾舞演员的黄金周期在28至37岁之间,如果碰到一个好的导师或是作品,生命周期还能再延长一点。



关于基因密码


除却外部因素,她也很想知道自己有什么先天的特质,现在的她还可以跳多久,她的身体还蕴藏着什么样的潜力,她舞蹈极限在哪里?基因检测能否帮助她了解更多的生命信息?


11月22日,芭蕾皇后谭元元做客云健康,让我们用最先进的全基因组检测技术,揭秘天赋舞蹈家的基因密码吧。


(*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)